总投资超400亿!光伏企业竞相扩产背后还缺什么
中国制造业智能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fa-002
清洁能源的潜能非常巨大kc-222

中国制造业智能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fa-002

日期:2020-04-17 18:04点击数:

  中国制造业智能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经济和技术的变化让全球行业正在集体进行重新定位时,整个工业领域也正在经历一场制造业的世界大变革。随着制造业在所有国家经济中的地位日益重要,提高资源和能源效率开始成为保持制造业竞争力的决定性因素。2014年,在全球制造业趋向于更加智能化、高端化、贸易发展遵守世界规则化的今天,中国如何克服短板,缩短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过程,成为了两会代表委员们的讨论热点。

  产业外移:税之过?

  汇丰中国公布数据显示,中国2月制造业PMI终值为48.5,为去年7月以来最低水平。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则显示,2月份官方制造业PMI为50.2,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创出8个月新低,也是去年11月以来连续第三个月回落。其实早在去年11月份开始,无论是汇丰数据还是统计局数据,虽然当时还在50以上,但都已过二阶拐点,回落趋势持续明显。

  官方制造业PMI分项数据显示,新出口订单、进口订单和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分别为48.2%、46.5%、47.7%,均出现大幅回落,生产、新订单指数和从业人员指数也继续出现回落。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亚太区联席主管屈宏斌表示:采购经理人指数的终值,确认了中国制造业增长乏力。

  中国制造企业怎么了?或者说,都去哪儿了呢?

  有数据显示,企业赴外投资,产业逐渐外移趋势明显。政协小组讨论第一天,经济界别的小组会议上,赴美投资这个话题,就引来了企业家的关注热忱。

  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小组讨论中说,赋税负担让他选择了美国。我买的一座工厂,很便宜拿下来,而且政府还补贴1800万元。把设备装进厂子去,也只要400万元就够了,因为税很少。曹德旺表示,美国缴税40%,中国缴税25%。虽然看起来在美国缴税多,但只有所得税。但中国的增值税远远高于所得税。对于制造业民企来说,房租、折旧费和员工工资无法抵扣,税务负担让企业利润变得非常单薄。所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更愿意选择在国外加工建厂。

  近两年的税负也是只增不减。加上劳动力成本和原料成本上升的问题,让曾经占据世界制造业优势的中国企业开始不断尝到苦头。

  快消品牌加工地一直是中国市场为大。但本报记者近日在美国H&M和日本优衣库等大众服装品牌店里发现,衣物产地很多已标为孟加拉或柬部寨等东南亚国家。作为新的成本洼地,这些国家正成为新一轮产业转移的目的地,制成品又大量回销中国。

  记者在美国生活的朋友也发现,美国沃尔玛的服装鞋帽和日用百货等区域内,也已经有越来越多产自其他国家的产品。除了墨西哥、越南等全球制造加工地以外,来自印度、巴基斯坦、柬埔寨、缅甸甚至哥斯达黎加等原来很少见到的产品地也明显增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发展中国家已经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低端制造领域,吸引代工国家企业的,是他们更低廉的劳动力和更合理的税收。

  2011年10月,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发表报告指出,到2015年中国制造业生产成本将只比美国低5%-10%,而管理成本、物流成本比其他国家高,如果按照现行税负和成本计算,到时中国制造业可能将全面丧失竞争力。

  短板:核心竞争力落后

  近年来国家从中国制造转型中国智造的战略布局已经得到了基本实现。所以中国制造业也许会在2015年丧失低端制造的优势,但不会真的全面丧失竞争力。制造业中高端市场路线,是一块很大的发展空间。

  两会期间,代表们对中国制造也永远都是一肚子气。很多人喜欢买德国进口的厨具如菜刀,他们用的钢很多是我们提供的,但国内厂家就是造不出那样的刀来。高素质的劳动力需要一代代人的积累,职业技能培训这件事应该马上抓起来,否则制造业转型升级就是一句空话。全国人大代表、宝钢集团总经理何文波这样说。

  何文波认为,中国智造严重缺乏技术工人。但显然,更大的痛点在于核心技术。全国政协委员、通用集团董事长贺同新认为,综合实力经常是强调规模大,但核心竞争力必须是技术。他对中华工商时报记者说:比如核电现在所有权是我们自己,但过几年又会成为引进者。没有有效的再创新,依然会变成再引进。我们太缺乏前瞻性的原创技术创新能力。

  贺同新说,中国有太多原创性技术受制于人。比如汽车的发动机技术。合资合资,人家合的永远是资本不是技术。虽然很多国产车也开始自己造,但到了A8就开始做不了。再比如军工制造,机床是核心,但母机的竞争也受制于人。再比如三一重工,走出去的标杆吧,销售额中大部分依然是别人的发动机利润。打造有技术的中国智造,必须要政府企业联动,但是我们在研发领域方面,撒胡椒面的现象太严重,不深入。制度优势一定要转化为体制机制,要系统化。我们不能永远扮演国际产业的中下游,因为只有上游的水才是清澈的,是源泉。

  调整:攘外先得安内

  无论是美国制造业回归潮也好,中国制造业缺乏原创技术竞争力也罢,都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的问题。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分析报告同时指出,2月份制造业PMI回落也体现了宏观经济调结构的效果,比如以钢铁为代表的产能过剩行业持续回落,而技术含量较高的装备制造业和计算机通信电子设备制造业依然保持较快发展。

  经济结构多元化则是一个敏感且复杂的问题。最近舆论在说房价有上扬趋势,有专家嗅出今年两会政府第一次没有说关键词限购。事实也是制造业冷与金融消费热的矛盾很难调和。制造业下行大环境下,政府的调结构更具有长远意义,但在现实中,保增长压力则明显更大。一边是通过科技投入、产业政策等方法努力在实现产业升级和创造新增长模式,另一方面又急迫地依靠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来支撑着经济发展。这样也是导致政府应对制造业危机的很多措施无法度量得当,否则大力扶持的光伏产业、LED甚至新能源等产业就不会形成大规模过剩。同时政策也强调要让金融回归实业、民资进入垄断,但现实是实业利润微薄,房地产和地方基建不大可能有逐利资本;民企的弹簧门、玻璃门、旋转门等隐性政策限制,也不大容易进入垄断行业的门。

  原创技术竞争力需要火候和年头,但至于产业转移危机,还是有可行办法的。经济规律中攘外必先安内可以有效参考。比如国家可以认真研究下产业内部转移。

  除了劳动力因素,物流商业环境、基础配套设施、税收商务环境等方面,其实中国广阔的市场和区域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给产业梯度转移提供了另一种空间--制造业可以从东部腾挪到中部和西部而不需要转移出国门;而在中西部提供生产要素的同时,东部又提供了市场需求,这种综合优势是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中国差异性巨大的腹地,是和一般国家相比的最大优势。

  中国民间和政府在累积了大量资本,安内之后,走出去的力度也在增大。比如最近几年中国有实力的建设公司在中东和非洲等地投资建设非常活跃,中国的劳动力以另一种方式走向了世界。虽然所谓频频出现用工荒,但中国制造业的外流显然也并没有造成很大就业压力,根源是城乡二元体制发挥着缓冲作用。新趋势:服务业前景可期

  大力发展服务业是近年来的大势所趋。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虽然在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一直很看好快消市场和服务业,比如复星国际近日20亿认购三元股份将已发行持股比扩充为20.45%,但他也明确认为,服务业一定是建立在制造业基础上。

  尤其中小制造企业的成本越来越高,利息成本、房租成本、劳动力、税收和能源成本都高,这都让大家很有压力。有人问我怎么看中国经济?我说,不是看几个大企业,而是看有没有一些个中小企业在生机勃勃地发展。这才是中国经济发展所在。为什么美国制造业能够回潮?最核心的是看,中小微企业都在健康发展。但在中国,恰恰这块存在着极大挑战。如果制造业抽空,中国经济将会非常可怕。郭广昌这样说。

  事实也证明,只有生产性的服务业才有真正的发展空间。

  另外,不得不承认,高端生产性服务业依然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比如金融、设计、品牌营销等,造成这一点落后的更多是人才结构的不合理。比如大学毕业生薪金基本与普通工人等同,一方面反映了职业教育的缺乏,另一方面也有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压力,但更多体现了与一般大学生匹配的中层就业空间实在太过局限。企业、社会、政府应该思考,如何真正利用好大量的大学生资源,这才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机会。

  好在也有欣慰。那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生力量。我最乐观的就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中国整体经济的效率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基于互联网发展的大环境,让很多人找到了投资的积极性。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找到了创业和投资的积极性。这是中国经济的最大获利所在。这一点一定要保护好。郭广昌说。

产品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