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去年光伏电站全部并网消纳ru-023
稀土市场:疯涨上涨的背后qn-658
湿地建光伏项目藏隐患ja-341

稀土市场:疯涨上涨的背后qn-658

日期:2020-05-22 19:18点击数:

  稀土市场:疯涨上涨的背后从卖白菜价到当前数倍的暴涨,稀土行业似乎在一夜之间完成了华丽的转身。今年2月中旬以来,稀土主要产品(指氧化镧、氧化铈、氧化镨钕、氧化铕)价格如脱缰之野马,一路狂奔,截至5月底,氧化铈价格涨幅最高达到600%,氧化铕价格涨幅最低也接近300%。稀土价格几乎每周都在涨,一天价差常在千元,甚至过万,下游企业直呼伤不起。

  因为稀土具备战略意义,并长期低价出口,稀土价格上涨符合大多数人的口味,但在欣喜之余,应该看到暴涨背后的主要因素是国家政策调控而非价值的合理回归,密集的调控让稀土及其下游行业充满非理性和风险。防止稀土贱卖需要国家调控,但更需要一条自上而下协作紧密,运转流畅的产业链,最终低价将在较高的稀土终端产品附加值上结束。

  癫狂的价格

  2月份,买1吨氧化镧(注:纯度99%以上的产品)的平均价格(注:含税出厂价)在3.2万左右,5月,买1吨氧化镧价格已经是15万左右,氧化钕价格由年初25万/吨涨到当前的86万/吨。稀土行情已经连涨近4个月,目前仍未见退势。5月19日,《国务院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出台,首次将稀土提升到国家战略储备层面,由此,稀土主要产品短期内仍会出现较大幅度上涨。巨额的价差利润给稀土行业带来一场盛宴,江西某稀土企业副总花建(化名)笑言今年稀土行业日进斗金,稀土买卖比一掷千金的豪赌还过瘾。现在的产品价格在年初连做梦都想不到。公司这几个月的收成抵得上过去一年。

  飙高的价格改变了以往的市场交易规则,稀土企业和中间商囤货惜售,暂停报价,各路游资前赴后继地奔赴在炒作的路上,现在市场已是有价无市,买卖双方信息出现阻截,卖方觉得卖也没人要,买方认为买也买不到,询盘讨价的人少了,成交量大幅度下挫。而且目前仍有供货商在不断地以高价试探市场,如5月份第四周的氧化镨钕交易,部分供货商在第三周的基础上报价增至72万/吨。产品报价也一度出现混乱景象,在5月初,氧化铈有卖方商家报价18万/吨,也有卖方商家报价30万/吨。

  花建说:市场上不缺疯子,所谓富贵险中求,现在很多稀土企业和中间商都在囤货,待价而沽。这波行情诞生了不少富翁,以前认识的许多稀土小老板转眼间身价就过了千万,让人感觉不像做生意,像梦游。当然也有不少游资过来捧场,公司前两天出了一批货,买家是一个叫七金圣手的控股公司,一下要了公司40吨氧化镧,一看就是囤货者。当然在目前这个市场环境下,这些行为都无可厚非。

  价格高了,对泡沫的担忧也随即而至。5月中下旬,花建开始对价格的走势感到不安。稀土行业是个小行业,全国稀土采矿和冶金分离企业不过几百家,中小企业占绝大多数,年处理能力超过5000吨者屈指可数。所以,大多数中小企业产品定价一般都跟着几个主要产品供货商。感觉目前稀土价格已经充斥大量泡沫。许多朋友都在考虑拐点的到来,其实囤货在手里每天也是战战兢兢。一旦有大货主抛货,消息立马传遍市场,就会造成恐慌。若连续几天价格都在下降,抛货者就会越来越多,崩盘就可能随之发生。一旦崩盘惨烈的结果难以想象。

  市场的拐点何时到来谁也猜不着,这是泡沫最神秘的地方。尽管谁也无法猜中拐点,但许多稀土下游企业能够猜得到如果稀土产品价格不大幅度回调,关门大吉可能将是唯一的出路。

  摇摆的产业链

  稀土价格暴涨引起下游行业强烈震荡。目前60%以上的稀土产品用于永磁、发光、储氢等新材料领域,钕铁硼永磁材料广泛应用于风电、新能源汽车、航空航天等领域,是稀土最主要和最富前景的下游行业。对于价格的反映,钕铁硼企业感受最为敏感。

  钕铁硼永磁材料最主要的原料是镨钕,氧化镨钕由2月份21万/吨涨到现在的70万/吨。这让钕铁硼企业身处尴尬境地。原料每两三天涨一次价,没有预期,没有规律。企业不知道如何给客户报价,有时朝报夕改,企业的信用度受很大影响。而且钕铁硼企业想买原料极有可能买不到,即使有货,也买不起,这就是目前行业的现状。国信证券行业分析师彭波表示,比如一家企业月产烧结钕铁硼N35 60吨左右,按照目前的原料价格,它购买原料所用的资金达上千万。对许多中小钕铁硼企业来说,这是无法想象的数字。大多数企业选择依靠原有的微量存货,减产度日。正常的生产和销售已经完全被打乱,为应对现金流风险,许多中长期订单被搁置或取消,主要做短期订单。

  企业的一些下游客户面临流失。比如空调企业,目前变频空调的压缩机所使用的磁体主要为铁氧体永磁材料和钕铁硼永磁材料两种。铁氧体永磁材料磁性能较低,也相对廉价,多用于生产中低端变频空调。钕铁硼永磁材料主要用于生产高端变频空调。年初以来,每公斤钕铁硼N35价格翻了3倍,目前为370元左右,每台变频空调大概使用0.2 公斤钕铁硼,制造一个空调的该项成本就约增加50元。对于价格竞争异常激烈的空调行业,尽量以铁氧体取代钕铁硼是必然的选择。

  与钕铁硼行业遭遇类似,目前,节能灯、陶瓷色釉料、镍氢电池、抛光粉等其他下游行业也陷入窘迫局面。比如节能灯行业,荧光粉原本占其成本1/10,原料价格翻倍后,目前许多企业采取成本较低的卤粉替代荧光粉。卤粉节能灯光效差、使用寿命短,一般都难以达到国家标准,日前北京消协抽样调查节能灯市场,不合格率接近50%,引发市场对行业的质疑。

  调控的艺术

  为调控稀土行业,今年3月初以来,国家从环保、税收、采矿证等多方面入手,陆续发布5项对稀土行业有重大影响的政策条文,几乎每月都有2项新政策诞生,《意见》的出台将调控政策推上顶峰。与此同时,稀土主要产品价格也节节攀升,仔细观察,二者几乎踏着同样的节拍。

  根据记者整理的稀土主要产品价格图标显示,价格大幅上扬的每个节点都在政策条文发布前后。如2月16日是稀土主要产品价格暴涨的起点,当天国务院召开了稀土行业发展会议。随后价格一直缓慢上扬,3月2日,环保部公布《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价格则开始新一轮上涨,之后又趋于平缓。3月25日(注:当天为周五),财政部等发通知上调10倍资源税,3月28日,价格线又以45度角上升。这轮行情的根本原因是政策调控,国家通过各种政策确立以大企业为主导的行业格局,稀土生产和出口总量受到严格控制,稀土由此变成稀缺资源,买方恐惧后市,卖方捂盘惜售,游资再来炒作,价格直飞到天上,行业被弄得乱糟糟。北京向明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吕奇表示,他从事稀土行业投资多年,对行业颇为熟悉。即使从供求的关系分析也能得到相近的结果,近年新材料发展迅速,但目前并不存在明显的缺口,去年国内稀土总产量在12万吨左右,而全球的稀土消费量在10万吨左右,供求关系一目了然。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产业链被波动并不表示国家调控没有必要。相反,稀土行业一直存在低价出口、破坏自然资源、走私严重等等问题,目前我国稀土资源占全球30%,却为全球提供90%以上的贸易量。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行业发展等的角度看,稀土行业都需要一场彻底的整合,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调控。眼下的这种较为激进的调控方式并不为业界完全认同,去年底以来,国家政策出台十分密集,且多为行政手段。在诸多政策中,明显具有市场化性质的是上调资源税。其余如商务部大幅度调低出口配额,发改委拟定行业门槛剔除中小企业,推动大企业整合等带有较明显的行政色彩。

  行政手段简单有效,却往往带有很大副作用,稀土行业出现普遍浮躁现象,投机氛围浓厚。吕奇表示:调控政策已经刀刀见血,很短的时间内,出口被控制,国外企业开山挖矿,价格被推高,下游企业减停产,平静之后的稀土行业市场必定受很大影响。调控政策应该温和有度,尽量少用行政手段,应以法律和商业的手段调控,希望接下来的稀土产业区域性整合能够更注重这一点。

  走向深加工

  世界上并非只有中国有稀土矿,美国等其他国家出于战略储备、开采成本高等因素的考虑一直从我国进口稀土。我国限制出口后,经历一段时间的调整,市场将重新平衡。从长远来看,全球稀土价格不会因为我国限制出口,减少供应量而有太大的波动。提升稀土价格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加稀土产品的附加值,大力发展稀土产业终端深加工是最终的出路。

  一般而言,上游涨价,钕铁硼等加工企业应该将成本顺延传递下去。但目前我国稀土深加工企业产品附加值偏低,没有成本转嫁能力。目前我国钕铁硼永磁材料的生产企业有220家之多,钕铁硼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80%。但是获得国际专利授权的企业只有5家,大部分企业以产中低端产品为主,转移成本有心无力。吕奇表示:由于没有自己的专利技术,我国钕铁硼产业效益很低,在世界上,同样的烧结钕铁硼是日本价格的1/4~1/3,日本钕铁硼产量占比很小,但却占据全球70%的高端市场份额。

  另一方面,专利限制已经成为制约钕铁硼行业发展的主要瓶颈,让我国钕铁硼行业缺乏国际话语权。钕铁硼主要分为烧结钕铁硼和粘结钕铁硼,烧结钕铁硼专利由日本住友特殊金属所有,粘结钕铁硼专利由美国麦格昆磁公司持有,两个公司的产品专利覆盖日本、美国和欧洲三个主要使用钕铁硼的国家地区。国内钕铁硼企业生产的磁体或下游产品要进入专利覆盖区域必须出巨资购买两家公司的专利。出口企业往往受制于人,以上海爱普生为例,该公司是中科三环和外资合资企业,是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HDD粘结钕铁硼磁体供应商,其原料是由稀土精矿加工成的粘结钕铁硼粉,去年麦格昆磁调整原材料价格,上海爱普生也只能照单全收。

  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是必走之路。但这轮行业整合似乎并没有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科研方面,吕奇表示,目前国家的思路是从头抓起。这次产业整合注重上游的资源重分配,确立由几家大企业控制全国稀土采矿和冶炼分离。并通过原料涨价倒逼中游的钕铁硼企业洗牌。整合后的大企业拥有强大的资金和实力,或联合业内领先的钕铁硼企业,或通过兼并重组钕铁硼企业,进行高端技术研发。这种思路是否对头很难讲,因为这轮整合需要持续很久。但现在钕铁硼企业的发展不受其利反受其弊。一大批已具有生产能力与良好技术的稀土生产企业缺料停工,缺乏进一步向下游发展的科研投入的资金与冲动。

  科技研发需要大量资金,目前国家无法给予行业全力支持,是否可借助民间资本?吕奇一直坚信技术是稀土加工企业的生命线,他也一直在做技术方面的企业投资,但吕奇不得不承认这种投资风险大,收益期长,而且目前我国的下游还没有真正非常有吸引力、回报很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值得投入的高科技项目。可以预见行业的质变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时间不等人,如日本这些国家一直有强劲的研发实力,人家一直走在前面,不下功夫赶超,人家还会一直掌握话语权。

产品分类